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无端事王府——1
无端事王府——1
大有六年。

月色如水,兴王府城笼罩在一片柔和的淡白色的光明中。

将近中秋了,南方的秋日( )依然懊热。

苏甲倚在树屋里,一边纳凉,一边欣赏月光下的美景。

远近传来嘭嘭噗噗的捣衣声。,窃杂的私语声,不时夹杂一阵爽朗放肆的调 笑声。

母亲李氏也正和邻家的妇人梁鸾真,还有几个女人,聚在自家院里洗衣。一 起家长里短地闲聊着。她们跟母亲一样,都是些兵士的家眷,丈夫正在服役,有 的也是寡妇。

几个旷寂粗俗的妇人,说着说着,话题难免又到了男女隐秽的事情上。

「孙二娘,是个寡妇,这个人你听说过代吧……」

孙二娘是城东平康坊口一家小酒店的老板娘,约摸快四十了吧,装扮行止颇 为风骚;她有一个十几岁的女儿,长得还挺俊俏。这些苏甲有些印象。

「被一夥恶少霸占了,那夥人白天在她那里喝酒吃肉,晚上还要奸汙她们。

赚的钱都被他们抢走,还强迫她们招待引诱别的男人。邻居在晚上经常听到 屋里鞭打呵斥,母女一起呻吟的声音。」

「这些少年,他们的母亲都不好好管教么?。」

「这个年纪,像发情的野兽,连妈都要上……。」

「……谁,你的儿子可不小了,那个……。」

「……我让他去找你,到时候恐怕他可就不认我这个娘喽……。」

妇人们一阵哄笑。

听着她们讲述,苏甲脑海中浮现出那对可怜的母女被一群少年肆意地淩辱奸 淫的景象。

心绪受到影响,苏甲对月色失去了兴致,歪头看着在朦胧月光下几个妇人的 丰硕肉体,正因洗衣而屈腰厥臀并不断晃动着,美妇人梁鸾真尤为性感。

苏甲的年轻肉棒自然的勃起脉动,很快就有分泌物弄湿下裤。

梁鸾真本是交州一个官员的爱妾,城破之后,被汉军掳为营伎。

后来,苏章手下的牙将郭伯熊,对这个美妇人甚是喜欢,就将她讨走,并娶 她做了继室。

郭伯熊的正妻早死,留下一个儿子,如今也十四五岁了,由梁鸾真照管着。

美妇人梁鸾真身材丰腴高挑,肌肤雪白,相貌迷人。

虽然高雅的气质略逊於出身官宦的母亲,但浑身散发的成熟女人的性感和风 韵却是几乎让人难以抗拒。

她经常过来陪母亲聊天、做女工,在低头凝神的时候,苏甲经常可以不经意 的看到她露出长长的脖颈,细腻白皙。

出门也经常碰到,微笑着沖他打招呼。

苏甲喜欢悄悄跟在她的身后,用火热的眼光追寻她美妙的屁股和修长的腿。

走路时成熟丰满的屁股随着扭动,偶尔撩一撩鬓角的散发,对这样成熟的妇 人,苏甲生成极大的肉欲和嫉妒。

子夜,妇人们都散了,各自回了家。

这时,苏甲註意到邻家的妇人梁鸾真在阳台晾好衣服后,进了屋,没有关窗 户。

窗内,梁鸾真脱去外衣,只剩下一条抹胸,白布裹臀,显的更加妩媚动人。

一只素手顾影自怜地轻轻从脖颈往下,经过乳峰,顺着小腹滑到大腿,转到 浑圆的臀部。

那玲珑浮凸柔肌滑肤的胴体是年轻的女孩所不能比的,那是一种成熟女人特 有的魅力。

苏甲陶醉地喃喃自语道:「如此美丽的身体,难免有人觊觎……」

十多天前,苏甲一次在树屋上看到邻家院子里,美妇人正执一把扫帚,弯腰 做扫除。

突然,郭崇嶽不知从哪里沖出来,从后面抱住毫无防备的义母,叉手搂住义 母的小腹,下身紧紧的贴在义母的屁股上。

梁鸾真想转身推开,可郭崇嶽上身前屈,这样下体和腹部与义母臀部贴合的 愈发紧密,而且令梁鸾真不但根本直不起腰,反而差点向前扑倒,两只胳膊胡乱 向前扶了下地面,才算保持住平衡。

梁鸾真只能一边用力掰开郭崇嶽的手,一边激烈地扭动腰臀,试图摆脱他的 搂抱。

母子俩的姿势,熟母的柔弱线条和少年的强壮身躯,构成优美刺激的性交( )体 位。

郭崇嶽显然贪於享受饱满的臀部大力扭动带来的快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挣紮几下,郭崇嶽突然身子一紧,失了力道,结果梁鸾真终於甩脱,侧坐在 地上。用严厉目光——-母亲生气时也是这个样子,与继子对峙一会后,郭崇嶽 默默地离开。

梁鸾真则突然全身颓萎,茫然无助。

不止一次,苏甲註意到,在私下的角落,梁鸾真为挣脱义子的纠缠,激烈的 反抗,甚至发生争吵。

梁鸾真这几天来找母亲聊天时,也是神情忧郁,欲言又止。

苏甲最近还发现郭崇嶽别的异常,平时和一些恶少来往的勤。而这些人,欺 男霸女的劣迹已有所传闻,霸占孙二娘母女的,就是他们一夥。他们在鬼鬼祟祟 窥探她,似乎有着什么企图。

为首的叫刘思潮,也是武人子弟,强壮凶恶。他们也曾来招徕苏甲加入他们 的团夥,但苏甲对他们避而远之。

苏甲预感到他们有针对梁鸾真的阴谋。

母亲晾完衣服,似乎很累了,扶了下搭在脸上的散乱的发丝,喊了声让他赶 紧睡觉,就进了屋,半个月前,苏甲也惹了母亲生气,母亲一直不大搭理他。

苏甲应了一声,回到自己屋里,假作躺了一会,估摸母亲已经安顿好后,又 悄悄起身出去,爬上树屋。

母亲屋内灯光也早就熄了,外面音声渐稀,天地安静,只有丝丝虫鸣。

苏甲再爬上树的时候,发现梁鸾真已经躺下了,从窗口只能看到床尾的小腿。

但,那分明是两个女人的腿!四条腿交叠着,蠕动着。

有时一个身子会缩到床尾,头朝内,露出撅起的浑圆的臀部,似乎是在亲吻 对方的下体;有时另一个身子掉过头来,两人下体相对,互相旋动腰肢……但由 於距离太远,看不清,更不要说是另一个女人的样貌了。

时间长了,苏甲渐觉兴味索然,乃至於最终侧身昏昏睡去。

但他脑子一直在想,「那个女人是谁?」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苏甲听到希索的脚步声,发现是母亲正从院子 匆匆往屋里走。看来母亲起得早,出门做事都已经回来了。

苏甲瞅空悄悄爬下来,回到自己屋里。顺带看了一下梁鸾真的窗户,梁鸾真 也起床了,正在梳洗。

中秋节。晚上,城北的六榕寺在塔顶燃起了灯火,在城里的高处都能望见, 远远看去,灿烂壮丽,与明月相争辉,号称「赛月灯」。

每年中秋和上元节,城中的人都要聚集到六榕寺外围观这一胜景,据说,塔 顶的灯火,预示一年的丰稔,善男信女们也顺带到寺里去乞福、游乐。

节日( )的晚上,城中也放开了宵禁,坊门和城门都大开,彻夜任人通行。

城中各巷里的大街上每隔百米,都有人用瓦垒起小塔,上面点燃柴火,天上 的月光和地上的火光照彻了兴王府城。

从六榕寺乞福回来,梁鸾真心情也仿佛变得舒畅了。她坐到桌前卸妆,铜镜 中的容颜影影绰绰,分外妩媚。

苏甲透过梁鸾真卧室屋顶阁楼的孔隙,看的清清楚楚。

苏甲知道,那夥人肯定会选在今晚采取行动。这将会是一出怎样的性的大戏, 他也很渴望看到。所以就预先藏到郭家屋顶的阁楼上。

梁鸾真丝毫没有觉察,更没有意识到到危险在临近。

苏甲看到早在梁鸾真回家之前,郭崇嶽在院内打开门,把几个人引到了里屋。

梁鸾真正要关上房门准备休息,突然,几个陌生少年闯入屋内。

「啊!」

惊叫间发现继子郭崇嶽夹在他们中间,目光卑怯,不敢向她直视。

「动手吧!」不知是哪个少年说。

「你们想干()什么?停手!」梁鸾真开始明白他们下一步想怎样,她吓得全身 都冒出冷汗来了。

「不要!好痛,」

梁鸾真一个妇道人家,力量怎及得上几个身强力壮的少年?虽然她不停挣紮, 但很快,便被剥掉衣裙,双手反缚在背后。

林少强、林少良兄弟架住郭崇嶽,让他看着继母的裸体。

优美曼妙的身材、雪白滑腻的肌肤,便出现在一班年纪远比梁鸾真小的少年 面前,梁鸾真感到非常狼狈和难堪,瑟缩着。

「你们……停手啊不要!不要!」梁鸾真吓得不断大叫。

也难怪,在五个少年面前裸露身体,而且有一个是自己的继子,梁鸾真的惊 慌和羞耻,是可以想像的。

叫喊只带来一阵可怕的淫笑和嘲弄。

「……不愧良家美妇呢,比孙二娘更有魅力啊。看看她的阴部,颜色比孙二 娘的鲜艳多了。」为首的刘思潮说,一边用手拨开梁鸾真的阴毛。

「别……别碰我……」梁鸾真下身被人触摸到,忍不住悲鸣。

恐惧,梁鸾真浑身发抖。

「不过,孙二娘身材虽没这么苗条,但那种富母性的身体,更令人兴奋啊」

谭令湮露出淫邪的笑容,对刘思潮说。

「对……孙二娘那种丰满而略为松弛的肉体,好像开到荼薇的玫瑰一样,柔 软、温润,真不愧熟女啊……」

刘思潮也感叹着说,看他的表情,肯定是在回味上一次和孙二娘亲热时的情 况吧。

「你们……是不是人?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嘿嘿……没什么,我们是结义兄弟,你现在就是我们的女人了……」

刘思潮轻描淡写的对梁鸾真解说「你们……疯了,我一定会告诉给你们的父 母,不,是官家知道的……」

梁鸾真大叫,恐惧的冷汗开始渗出来,面色也显得苍白,看来这几个邪恶的 少年的所作所为,令梁鸾真的精神受到很大的震撼。

「不,你不会的,因为如果你这样做的话,就会让全城人都知道了……嘿嘿 嘿嘿……」

刘思潮冷笑着说「……」

梁鸾真吓得面色发白,说不出话了「不!不要!」

梁鸾真惨叫刘思潮在梁鸾真身后轻轻一推,双手被反缚的梁鸾真失去平衡向 前仆倒,因为双手失去自由,身体便伏在地上,只靠头、乳房和膝盖支撑着,屁 股自然高高挺起。

「好雪白的大屁股!郭崇嶽,你妈妈的身体真的很性感啊」

刘思潮在梁鸾真的背后,看着梁鸾真的身体。

刘思潮再将梁鸾真摆成小狗般的姿势,挺起臀部,梁鸾真觉得这姿态太羞耻 了,面上的绯红直红到耳根。

谭令湮的手开始不安分了,他抚摸着梁鸾真的阴部,「咦?郭伯母给我们用 绳子缚着有觉得很兴奋吗?下体湿湿的耶!」

谭令湮有点惊讶,不禁说了出来。

「奥,想不到这样容易就兴奋起来了呢,是因为男人不在家,欲求不满吗?」

刘思潮带点轻蔑的眼光看着她。

或许他真的说对了?因为郭伯熊已经有一段长时间不在身边,身体得不到慰 藉。

「也好,既然已经湿了,前戏也不用了,直接进入吧!反正我已经等不及了 啦!」刘思潮开始脱掉自己的衣服

「你!……停手啊我不要!」梁鸾真吓得不断挣紮。

可是被绳子捆绑着的人,可以挣紮到什么程度?很快,刘思潮就摆好姿势, 准备进入了。

「郭伯母,尝尝我的大肉棒吧!嘿嘿……」

刘思潮在梁鸾真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啪!」的一声清脆声响,足以证明梁 鸾真的屁股弹力十足,虽然不会太痛,但精神上的屈辱,加上从后背位进入,令 梁鸾真非常羞赧,面上红得好像滴出血来。

「啊……呜……停,不要……」

梁鸾真因羞耻而受了很大刺激的脑袋开始混乱了。

刘思潮慢慢的将自己的阳具插入去,进进出出,梁鸾真不由自主的扭动屁股。

刘思潮用双手将梁鸾真从后抱起,因为梁鸾真双手被反缚,刘思潮抱着梁鸾 真的纤腰,令梁鸾真从俯伏在地上变成上身挺起,只用膝盖和被插着的下身支撑, 乳房更形突出。

这个有点似跪坐的姿势,亦令刘思潮的阳具插得更深入,梁鸾真受到的沖激 也更大,梁鸾真不禁「呜」的一声叫了出来。

刘思潮对着梁鸾真的耳边说:「怎样呀?伯母,舒服吗?觉得如久旱逢甘霖 吧?在儿子的面前被奸淫,是不是特别兴奋呢?」

刘思潮说话时吹出的暖气,轻轻拂动着梁鸾真耳边的发丝,刺激她的脖颈和 耳珠,似乎令她的身体感到更兴奋了。

她扭动脖颈,摇着头道:「不……没有这回事……你……快住手……呜… …」

谭令湮一直在搓揉梁鸾真硕大的乳房,笑说:「嘿嘿……别说谎啦,郭伯母 你看,你的乳头已经勃起了,这是伯母已经有性感了、有性兴奋的最好证明。」

「啊停手!别摸了……不要……」

在谭令湮的抚摸配合之下,刘思潮不断抽插,梁鸾真下身的淫水一路流出, 这些不能掩饰的生理反应,让这几个少年都知道:梁鸾真非常兴奋,这也令梁鸾 真感到羞惭欲死,闭上眼睛,牙关紧咬。

刘思潮道:「啊……伯母的小穴好温暖、好舒服啊,夹得我的小弟弟好紧…

…不愧人妻呢,果然是郭伯母耶……嗯……」

「伯母的乳房也是一流的呢!又白又滑,……唔……太舒服了,……郭崇嶽, 你妈妈真的好漂亮啊又高贵……有这样的继母,你太幸运了……」

谭令湮不断的揉搓着梁鸾真的乳房,又用姆指和食指搓弄乳头,一边对郭崇 嶽说。

说着说着,谭令湮忍不住用口含弄梁鸾真一边乳头,梁鸾真象被蛰了一下 「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眼泪也忍不住大滴大滴的落下来。

身子不住的扭动,徒劳地想躲避那些对性器的强烈刺激。

林少强、林少良押着郭崇嶽,一直在梁鸾真四周走来走去,不断寻找好位置, 让他欣赏到梁鸾真被奸淫的过程。

梁鸾真的羞耻、梁鸾真的性感、梁鸾真的一切一切美丽,都表露无遗一个中 年美妇在两个少年的抚弄之下,那种欲拒还迎的美态,令身为儿子的郭崇嶽,也 看得血脉贲胀。

郭崇嶽被眼前的景象激起野兽的欲望,双眼赤红。

他慢慢变得主动,热切的看着男女性器激烈的碰撞进出,林氏兄弟也松开了 对他的控制。

终於,郭崇嶽鼓起勇气,走到妈妈身前,扶起梁鸾真的头,说:「妈妈好性 感……你的口服侍一下儿子的那话儿吧……」

「什……什么?……」

梁鸾真不知说什么才好「别咬你儿子的宝贝啊哈哈……」

「妈妈你也很兴奋嘛……我们又不是真正的母子……让我们把你调教成性奴 隶吧!你会更高兴的……」

郭崇嶽一面说,一面把阳具塞入梁鸾真口中。

梁鸾真头部乱摆,林氏兄弟毫不留情地捏住了她的鼻子。

无法反抗,她只得发出「呜嗯呜嗯」的反对声音,接纳继子的阳具。

拥有高贵气质、端庄矜持的美丽夫人,在继子和他的朋友的百般玩弄之下, 理智上虽然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是生理上却渐渐屈服了,尤其是很久以来,因为 长期戍守边疆,和梁鸾真已经有很久没有行房了。

梁鸾真放弃了任何挣紮和反抗,任由少年们抚摸、抽插,身体的反应也越发 明显。

「怎样啦?郭伯母,和这么多人,上下两个口都同时填满了的感觉如何?满 足吧?比何伯父一个更能令你满足吧?」

少年们一面玩弄,一面讲下流的淫荡说话,令梁鸾真感到难为情。

「妈妈,你的舌头技术不错啊,爸爸用过这个地方吗了?……真舒服,努力 一点!」

郭崇嶽双手捉着梁鸾真的头颅,腰部前后运动,直往梁鸾真口腔深处插入去, 梁鸾真感到呼吸困难,发出「呜呜嗯嗯」的难受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