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翡翠人生】(10)【作者:忘穿流年】
【翡翠人生】(10)【作者:忘穿流年】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童话故事

  其实在每一个的心中,都有一个阴暗的小房间,在这个小房间里,有的人藏着污浊横流的罪恶,有的人藏着不可告人的隐秘。有的人,把自己的才华和天赋关了进去,有的人,把自己的珍藏遗落在了这里。

  这个小房间不大,但却放得下任何你想放的东西,一次鲁莽的冲动,一次心疼的懊悔,一次苦心积虑的心机,又或者是一次充满禁忌的温柔。

  小房间里阴暗的很,放进去的东西,还能找回吗?

  当烛光亮起,你胆战心惊地踱进了小房间,小房间里充满了诡异的景象,当你看到那些光怪陆离的东西在你眼前时恍惚飘过时,你才发现你原来根本就不了解自己。这里放着童年的恐惧电影,飞着折过的每一架飞机,挂着你第一次面试的西服,响着粗糙的电子声音……这些东西都唤起了我的记忆,但它们却不是我要找的,我现在要找的,是一盏灯。这是一盏不亮的灯,它发出的光很微弱,却足以令人窒息。

  你小心地护着手中的烛火,继续向着房间深处前进,周围的越来越黑,而烛火也将要燃尽,你加快了脚步,想要尽快地找到那盏灯,可是恍惚间,你却发现你已经站在了一片静谧的森林里,森林里长着茂密的树丛,在烛火照映之下,你发现你身边的树梢上飘着一个奇怪的东西。你举着蜡烛,渐渐向着树丛靠近,在飘忽不定的微光下,你发现这是一只不会发光的小精灵,他们被一条充满弹性的带子绑着,而且醉气熏熏。

  我问了这只精灵叫什么名字,但我却没有解救它,因为它已经喝的醉熏熏了,完全不能为主人做任何事情。于是我离开了它,护着烛光,慢慢地向着森林深处前进。没过多久,我便发现了几只成群结队的小精灵,它们闪着光芒,在森林中四处游走,看样子,它们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难道它们也在找我在找的东西?我加快了脚步,走上去问它们在找什么,这群小精灵告诉我,它们的一位伙伴不见了,而它们正在找它。

  我想起了那位醉醺醺的小精灵,于是我吧那位小精灵的名字告诉了它们。出乎意料,它们说它们在寻找的不是我遇到的那位小精灵,并且也没有去解救那位小精灵的意思。

  我问它们为什么,它们说那位小精灵已经喝醉了,救了它也没有多大意义,而它们现在在寻找的这位小精灵可不一样,它是被绑架了,而且十分紧急。
  它被谁绑架了,我吃惊的问它们,而它们告诉我,这位被绑架的小精灵有着一位孪生姐姐,它是被她的姐姐给绑架了,这是恶性事件,所以它们必须去解救它。

  我向这些小精灵问了这对姐妹的名字,而它们在告诉了我之后便急匆匆地向着森林深处进发了。我赶紧跟了上去,但是小精灵跑的飞快,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森林里。好在我找到了路牌,不久之后便来到了小精灵的聚居地。

  从它们居住的树洞的门牌上,我知道了每只精灵的名字,在其中一位小精灵的木屋前,我悄悄地推开了木门,然后偷偷溜了进去。

  和我想的一样,这位小精灵果然在家,此时的它正躺在床上发着高烧,它似体温似乎很高,一旁的另一位小精灵正不停地为它换着额头上的冷毛巾。

  我对这位热心的小精灵说我能帮它照顾躺在床上的小精灵,而它则显得很高兴,它说这本来就不是它的工作,帮它退烧是那个喝醉了的小精灵的工作。
  我于是接过了这位小精灵的工作,让它自己回去,看着躺在床上发高烧的小精灵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的了,我于是走了过去,将他额头上的冷毛巾稍微换了换……

  不一会儿后,我便又悄悄离开了小精灵的聚居地,我已经知道了足够的信息,现在是时候去找那盏令人窒息的灯了。

  走出小村落后,我便立即在森林的小路上飞奔了起来,冷风如针般轻轻扎着我的皮肤,我却感到越来越兴奋……

  看着那群为了寻找同伴的小精灵们仍在森林中游荡着,我知道它们是不可能在森林里找到它们的同伴的,因为那位小精灵的姐姐,一定会吧它的妹妹带到森林中最隐秘的地方,而这个地方,便是艾伦王子的城堡。

  我知道我的那盏灯一定也在这座城堡中,于是我便顺着路牌飞快地向着城堡的方向跑去。没过多久,前方便出现了一个岔路,我从路牌上看到,通往城堡的路有两条,一条蜿蜒的大路,道路漫长却平坦,而另一条则是险峻的山路,道路嶙峋不平,而且中间还有一座吊桥连接着峡谷,路程虽然短却很颠簸。

  几乎没做什么判断,我便冲向了那条近路,这条路果然不好走,不仅没有岩石铺设路面,而且地势起伏。我在这条小路上一会儿低,一会儿高地快速奔跑着,和我想象地一样,就算王子选择了这条近路,他也不会那么快抵达城堡地。
  我在小路上很快地就追上了回城堡的艾伦王子,于是我走向一旁,在树林中慢慢地跟着他。此时地他正骑着一匹雍容华贵的白马,慢慢地颠簸在上下起伏的路上。

  艾伦王子是一位优秀的骑手,任何马儿在他身下都能服服帖帖地听他训话。凭借着高超的骑术,艾伦王子让自己身下白马配合着自己做着各种动作:他一会儿趴在马背上,顶着白马紧张冲刺。一会儿拉着马背上的缰绳,让马儿昂首踮脚。一会儿轻甩马鞭,令马儿发出幽怨的声音。一会儿又从马背上跳下不走,直到马儿乖乖地趴下载他。

  艾伦王子抚摸着这匹伏在自己身下的白马,白马的皮毛是那般的顺滑,令艾伦也难以自拔。在白马喘着气地的恳求声中,艾伦王子骄傲地再次跨上了这匹已经彻底臣服在自己胯下的马儿。重新骑上这匹眼神中只剩下温顺的白马之后,艾伦王子终于抖擞精神,他将要展示自己最厉害的骑乘技艺,就在这条颠簸嶙峋的道路上。

  「啪——!」在一声清脆地鞭挞之下,艾伦王子已然带着胯下的马儿开始了欢快的冲刺。在艾伦无比纯熟技艺的驾驭下,白马一会儿腾跃到了空中,像只白鸟般地欢快飞翔,一会儿从高处俯冲而下,踏进溪水中的月之光华。

  时而温柔踱步,时而挥鞭加急,艾伦王子让马儿在不能自拔的兴奋中向着山顶的城堡奔去。没过多久,艾伦王子便骑着白马来到了吊桥的边上。轻轻地拍了拍自己胯下已经香汗淋漓的白马,艾伦王子自豪地挺了挺腰,他打算不给马儿休息的机会,驾着白马冲过这最后的悬空之桥。

  细长的吊桥横跨在峡谷的两端,峡谷中的风会在晚上变得格外的急湍,这种如升天的道路,也只有艾伦王子这般经验丰富的骑手才能驭驾。

  在白马微微地颤抖中,艾伦王子催着马儿踏上了这座在风中飘荡的吊桥,他是如此的自信,在他的绝妙的手段下,白马仿佛化作了一朵在峡谷中飘荡的白云,白云顺着风飘飘袅袅,好似要被风吹离,却又离不开桥面之上。此时峡谷中的风越刮越大,当吊桥几乎要被大风吹地翻转时,在吊桥的尽头,艾伦终于和身下的白马融为了一体:白马迎风嘶叫,王子欢呼大吼,一团白影骤然迸发……

  艾伦驾驭着白马终于抵达了峡谷的彼岸,王子温柔地抚摸着身下的白马,然后继续骑着她,慢慢地带她走进了自己的隐秘城堡之中。

  当艾伦王子带着白马进了城堡,我也摸索着潜入了城堡之中,我仍记得我要找的那盏灯,但在找到那盏灯之前,我还得先找到那位被绑架的小精灵。

  我没花多少时间便找到了那位被绑架小精灵的姐姐,同时也解救了那位妹妹。我是在女王的闺房找到她们的。当我进了房间后,和我想的一样,姐姐正在镜子前不停地换着女王的漂亮衣装,而妹妹则被她的姐姐关进了黑暗的衣柜里。
  我让她们自己回家,妹妹似乎有些不舍,但是姐姐却拽着她离开了。放这对姐妹离开之后,我便直奔城堡中最小的房间。当我打开房门后,我点起一根蜡烛,走进了这个黑暗的小房间。

  当烛光亮起,我胆战心惊地踱进了小房间,小房间里充满了诡异的景象,当你看到那些光怪陆离的东西在你眼前时恍惚飘过时,你才能更深刻地了解自己。这里放着童年的恐惧电影,飞着折过的每一架飞机,挂着你第一次面试的西服,响着粗糙的电子声音……这些东西都唤起了我的记忆。而我现在要找的,是一盏令人窒息灯。

  你小心地护着手中的烛火,继续向着房间深处前进,周围的越来越黑,而烛火也将要燃尽,你加快了脚步,想要尽快地找到那盏灯,可是恍惚间,你却发现你已经站在了一片静谧的森林里,森林里长着茂密的树丛,在烛火照映之下,你发现前面的路上,一匹白马正向着你走来,白马的背上驮着小精灵姐妹,姐姐的名字叫浪荡,妹妹的名字叫矜持。

  她们看到我,便问我说理性的酒醒了没,我说既然欲望已经不再发高烧了,那么他一定已经解开了身上的丝袜。

  小精灵姐妹听到我的话便牵着手飞回家了,而我也静静地走向白马,轻轻地从她地嘴中接过那盏绿色的灯……

  轻轻地离开兮兮的嘴唇,我抱着兮兮躺在酒店的大床上,一个忘我的吻,是我们之间最好的交流。

  「还怕吗!」感觉到兮兮一只拉着我的手没松开,我温柔地问着她。

  兮兮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只是觉得怪怪的!」

  「是挺怪的!」我看出兮兮只是有点小紧张,于是逗着她说:「那么这个怪怪地游戏好玩吗!」

  「不好玩!」兮兮调皮地掐了下我的手背,看着我疼得直瞪眼的夸张表情,兮兮笑着翻身趴在了我身上,然后锤着我的胸说,「一点也不好玩!」

  看到兮兮被我逗乐了,我顿时坏笑着说:「那在包间里是谁和艾伦那么亲密呀!」

  看到兮兮脸上浮起了红羞,我拉着兮兮地手说:「某人很投入哦!」

  「讨厌啦……」当兮兮脸上的羞红终于被荡漾成了一朵花时,兮兮娇嗔不断地拍打着我的手,然后在我的引导下伏在了我的怀抱中。

  我抱着贴着我的兮兮,开始和她再次拥吻了起来,这次我吻得很轻柔,唇瓣轻触间,我们悄悄地问着兮兮。

  「宝贝,能告诉我你的感觉吗?」我抚摸着兮兮的秀发,温柔地问着她。
  「嗯!」兮兮闭着眼睛,轻轻地应了我声。

  「包间里和艾伦亲热的时候,兮兮开心吗?」我一边说着,一边将兮兮的秀发顺着她的光滑的脊背慢慢理顺,我知道她很喜欢我这样爱抚她。

  「不知道……只是好兴奋!」兮兮轻轻地把额头低下,而我也明白兮兮的意思,在她的额头接近头发的地方,轻轻地吻了一口。

  「傻瓜,那就是开心!」我用额头贴着兮兮的额头,闭着眼对她说,「老公看到了,兮兮很兴奋,玩的很开心!」

  「那老公开心吗?」兮兮说着用牙齿贴在了我脖子边上,等待着我的回话。
  「看着兮兮和艾伦那么亲热,老公也很兴奋,很开心!」我刚说完话,兮兮的牙齿便咬了下来。

  「所以你就和那个小妖精那么亲热了!」兮兮趴在我身上,嘟着嘴问我。
  兮兮说的小妖精,指的便是和艾伦一起的琪琪,当兮兮和艾伦完全沉醉在爱欲的氛围之中时,我也抱着怀里的琪琪热吻着。其实我和琪琪的亲热是为了缓解我心中的绿火,因为我是在是抗不住沙发那头的灼热了。

  「毕竟老公也是第一次嘛,老公当时只是把琪琪当做是解渴的汽水罢了!」我和兮兮解释了我当时的感受,不过夕夕到笑嘻嘻地问我:「老公,琪琪牌汽水好喝吗?」

  看着兮兮笑呵呵的样子,我知道兮兮并没有怪罪我,于是我便借机反问兮兮:「那宝贝,王子牌床上用品好不好用啊!」

  「好用,比老公好用多了!」乐在头上的兮兮不自觉地说了这一句,当她意识到后,兮兮她满脸娇羞地趴在了床上。

  「老公……」感觉到我下身的变化,兮兮害羞地埋到了我的怀里,她似乎有话要说,只是却说不出口。

  「兮兮刚才说这句话的时候,老公确实兴奋了!」我轻轻抚摸着怀里的最爱,温柔地回答着她没有问出的话,「这是属于我们之间的情趣,是游戏的一个小技巧,兮兮不用太在意。」

  「可是那样我觉得好……那样啊!」兮兮似乎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她用手微微摩擦着我的胸膛,我知道她想要听到的的心声。

  「那样兮兮觉得好浪荡是吗!」替兮兮说出这句话时,我握着兮兮放在我胸口的手,然后让她的耳朵,微微贴在了我的心上。

  「还记得老公对兮兮说过吗,这是一个两个人分别用身体和心灵参与和互动的游戏。兮兮是用自己的身体参与到这个游戏中去,而老公的心灵则是兮兮互动的对象。在兮兮用自己的身体去享受激情和快乐时,老公的心灵会一直陪伴在兮兮身边守护着你。当兮兮的身体享受快乐时,老公也在互动中得到了快乐。」
  「什么跟什么啊!」听完我的话,兮兮的双手便像雨点般拍在了我的胸膛上,只是这场雨太过细小,小的只让我感受到了兮兮的绵绵爱意。

  很自然地和兮兮再次抱在一起,在一片爱意绵绵中,我们的心灵的界限,也不在受到阻隔。

  「知道吗,在兮兮和艾伦亲热的时候,老公的心,一直都和兮兮在一起!」
  「嗯……」

  「知道吗,当兮兮被王子抱着亲吻时,老公能感受到兮兮的兴奋,渴望,迷醉……还有那种身体上说不出的感觉,以及内心中的……一丝丝羞情!」

  「嗯……」

  「知道吗,在老公离开包房后,老公就开始想象兮兮和王子在包房内的激情,老公想了好多场景,兮兮想要听一听吗?」

  「恩……」

  「在老公的想象中,当兮兮和王子一起喝完最后一支美酒后,在兮兮的身体里,几只欢快的小精灵也开始了一场探寻城堡的大冒险…………」

  「呵呵……」听完我说的「童话」,兮兮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他挺着酥胸,用两只手挂在我的脖子上,笑嘻嘻地对我说,「这算什么啊,是童话吗?」
  「算是童话吧,只不过这是一个紧张刺激的童话,诉说的是一位公主和一位王子的情爱故事。」我似笑非笑地看着兮兮,直到她脸上的红晕开始让她醉倒在我的怀里。

  「老公只是想象嘛。」

  「哪有这样想象的。」

  「那该怎么想象呢?」

  「人家哪有那么……那个……啊」兮兮轻轻用指甲划了划我的脊背,然后俏皮地在我肉厚的地方稍重地捏了一下。

  「那兮兮到底是怎么和艾伦共度昨晚的呢,兮兮能和老公说说吗?」

  「你想听啊。」

  「恩!」

  ……

  在后半夜的交流中,我也大致了解了前半夜发生的事情,当我示意性地带着琪琪离开包间之后,艾伦就开始向兮兮发动了爱欲的攻势,我不清楚细节,但依然可以想象艾伦和兮兮之间的激情。当温水就快沸腾时,出于艾伦的职业素养,艾伦和兮兮离开夜总会,在兮兮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我和兮兮下榻的酒店。
  在那一晚,兮兮并没有告诉我太多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发生的事情,兮兮说他没有感觉到什么,我并不意外,因为我知道并不是兮兮真的没有感觉,只是各种复杂的感觉充斥着她,她一时间无法说出而已。

  我只是知道两人在床上缠绵的时间比我想象的要短许多,因为兮兮说她洗了三次澡之后才打电话给我,当我怀揣这兴奋无比的心情走进我们的房间时,穿戴整齐的兮兮便立即扑到了我的怀中,她已经收拾好了行礼,并且不让我进去。
  显然兮兮想要立刻离开这个房间,我也理解兮兮的心情,从床上的凌乱,我知道那件事情已经发生了,在兮兮的催促下,我们在十二点之前退掉了8527——这个渡过她珍贵「初夜」的房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